不喜歡這一堂示範課,連實作課也遭遇不愉快的事,這個舒芙蕾,作的很不舒服......

nEO_IMG_L18 IMG_7872.jpg

 

 

   今天拍到一張難得的上課照片,對拿iphone手機的同學來說是很簡單啦,對我這一台單眼來說,那卡喳卡喳的聲音可能又要被警告「禁止拍照」了。一般來說,講台前就是長這樣,主廚作菜,頭頂有反射的鏡子,旁邊是助手,而講台前的則是英文翻譯小姐。每一當課的主廚都不固定,助手也不一定,連英文翻譯也有5個人在輪。

 

 

nEO_IMG_L18 IMG_7863.jpg

 

  第一道是利姆贊水果蛋糕,利姆贊地區在哪裡我也不知道,我比較知道卡拉贊副本(魔獸)。結果,主廚作的是杏桃水果蛋糕,把蛋、奶、糖、麵粉、鮮奶油、發粉及塩攪一攪,倒到裝了杏桃的模子裡烤,就好了。結果也忘記讓大家拍照,我就拍拍分食到的這一份試吃吧。(杏桃太酸,不好吃。)

nEO_IMG_L18 IMG_7862.jpg

 

  倒是有個東西蠻好玩的,馬鈴薯今天的削法叫做「肥皂」(右邊那一塊),削完還要用菜瓜布修邊,讓它圓滑一點,真的有滑唷~至於左邊這塊,好像是5~6個面,叫什麼我就沒聽清楚了。

nEO_IMG_L18 IMG_7861.jpg

 

  這個肥皂,是用在馬倫戈小牛肉當配菜的,這個名稱的由來是因為1800年拿破崙攻陷奧地利的馬倫戈時,有個主廚作這一種醬汁給拿破崙吃,故名。我是在前一晚預習菜譜時,查了料理字典知道的,沒想到今天主廚還真的問,二位同學都回答錯,結果我只講到關鍵字「拿破崙」,主廚便說:「Bien joué!(幹得好!)」。這道菜的作法跟勃根地紅酒燉牛肉實在太類似了,只是加的是白酒,其它配菜幾乎一模一樣,以及最後要放上一顆圓滾滾的"炸蛋"。可是今天主廚的炸蛋...好像荷包蛋。

nEO_IMG_L18 IMG_7864.jpg

 

  其實今天的重點是這一盤炸蝦及塔塔醬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它太簡單了,所以實作課時連第三課的起司舒芙蕾一起練習。

nEO_IMG_L18 IMG_7869.jpg 

 

  一進廚房,爐子上有四鍋水,韓國女主廚說是要每兩人共有一鍋作水煮蛋用的,除此之外,今天爐台完全沒用到,真是乾淨的一場實作。首先作麵糊,把麵粉、塩及發粉倒在一起,澱粉(生粉)與水拌成勾芡,混在一起後加橄欖油。

  接著蝦子去頭去殼,只留接近尾巴的最後一節,把荷蘭芹和大蒜切碎,加塩、胡椒和橄欖油,全部和蝦子拌在一起醃漬放冰箱。

  美奶滋的部份,蛋黃、塩、胡椒和芥末拌在一起,接著我正準備加油的時候聽到主廚在跟第一名說:「我通常不加橄欖油,那味道很噁心!」然後我就楞住,心想:"美奶滋可以沒有油嗎...."。我又問了主廚一下:「所以我加蛋黃、塩、胡椒和芥末拌在一起,不要橄欖油囉?」,主廚說:「對」,然後我就放下我的美奶滋先做其它的東西了(慘了...)。後來我邊作邊瞄到同學在倒油,不會吧,不是說不加油嗎?怎麼只有我的看起來怪怪的,再問主廚一次,主廚說:「你還沒作完吶!......不用加橄欖油,但要加花生油啊!」靠杯~~~我完全誤會了!加了油和紅酒醋之後,美奶滋才完成!(這才對嘛!)

  接著要放碎荷蘭芹、碎酸豆、碎紅葱頭和碎蛋就成了塔塔醬了,旁邊的第二名(在泰國自已開了餐廳的唷!)突然問我,你煮我們的蛋了嗎?「沒呀」我說,接著我就被主廚念了:「這是今天一進廚房就要煮的了!」靠杯~~~我沒聽到!而且...全組只有第一名有煮啊~其它人根本也沒動作!卻好像我是唯一狀況外的一樣....

  這些都準備好以後,剩下的事就只有炸了,提著蝦尾浸麵糊,放到炸鍋裡15秒不要放手,等它成形再放手就不會沈到油鍋裡了。炸好最好放個5張紙巾吸油,而且要翻面再吸。最後,盛盤佐塔塔醬就完成了,除了法文理解不太好以外,這道蝦倒是不複雜啦,可是今天我的蝦子被主廚說太油了,只獲得"OK",沒什麼特別的佳評。

nEO_IMG_L18 IMG_7874.jpg

 

  舒芙蕾,我很期待,因為會作這個好像很厲害,昨晚我也好好地把配方預習過了,就只差沒操作過"打發蛋白"而已。依照配方,需要2顆蛋黃5顆蛋白,主廚用法文解釋著:「如果說蛋一顆是50克,那麼剛才集中再一起的蛋白就....#$%#*︿@」說完用英語再說一遍,慘了,沒聽懂,我先去把貝夏梅白醬作好再說。10分鐘後,我問第一名:「所以你放多少克的蛋白?」問完我就後悔了,因為他很不喜歡人家問他,於是出現一副不耐煩的臉,當著主廚的面就念我:「你知道為什麼你需要問嗎?因為示範課你就沒有好好....#^&*(%#!^」。馬的咧~這不過是今天問他的第一個問題,發揮一下同學愛嘛!幹嘛在主廚面前給我難看。上次他作錯的時候我提醒他,他還請我千萬不要跟主廚講,想不到我上一次的有情有義,卻換來這一次被他當眾刺一槍!不爽!而且你他媽的何時看我示範課不認真,我到現在從來沒遲過一次到,沒睡過一次覺。

  倒是主廚也覺得第一名的口氣很不好,說:「你不該這樣說他,他是語言的問題,那些完全不說法文的美國人有英文翻譯可以靠,韓國人實作遇到我我也會韓語解釋,說中文的人就只能靠自已了,這裡沒有主廚會說中文。」接著,第一名就"很大聲地"向我道歉了,但我完全沒有感覺比較舒服,我的法文程度平常他也是知道的,更何況還算有點交情,何苦在主廚面前把我說得很不認真,事後才在主廚面前對我大聲道歉。實在沒有必要為了求表現就作到這樣...

  雖然當下很不爽,但我連他究竟駡我什麼都沒聽懂,真正在法文上受到很大的挫折,但事情還是要做,蛋白好難打發哦...,事後我才知道我的方向錯了,不能沿著盆底打,要撈起來再把空氣用力打下去!下次我再試試!

  也不知是老天有眼還是他口德積得不夠,第一名和第二名最先把舒芙蕾放進烤箱的,才5分鐘,這二個舒芙蕾就爆炸了!通通滿出來了~~弄得烤盤都是,哇哈哈!不關我事唷~不是我幹的。我的舒芙蕾主廚說還算不錯的,就是鹹味還不夠,叫我去試吃第一名的(實在很不想,我寧願吃其它人的),不過,我還是聽話的吃了一口,嗯,馬馬虎虎啦~然後他就在那邊說這種事真是難說啊,他前面作的不錯,後面搞成這樣;我前面做得不好,成果卻反而比較好。其實我知道他的為什麼爆炸,因為他沒認真聽示範課的主廚說要預留至少1.5公分的距離給它發的空間;也沒在模子底下墊一張紙避免撒到麵粉(故意讓中心緊貼模底避免倒塌),所以囉...。如果是以前,我也許會再提醒他,今天起,不必了。(邪惡)

nEO_IMG_L18 IMG_7872.jpg    

    Anth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